染黛笙歌

忘羡yyds!天雷太中,太中人退!退!退!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9)

  今天是中太!倒霉的中也呀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武装侦探社

  中原中也看着眼前笑容十分可爱的太宰治,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今天自己至少得吃点苦头让这位小祖宗消气,不然之后的沟通怕是很困难。

  “你来了,中也哥哥。”太宰治特意把中也哥哥这几个字强调了一遍,他歪头做出思考状,像一个可爱的女高中生,不过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可爱了“还是说你想听些什么别的称呼呢?我亲爱的丈夫?”

  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已经看出自己之前是在哄骗他了,他甚至在这句话里听出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在太宰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中原中也觉得侦探社所有人的目光都钉在了他身上,拔都拔不走的那种,与谢野晶子几乎是把“你这个屑”写在了脸上。

  这可真是糟糕的场景,配上一旁太宰治无辜单纯的眼神,中原中也一下就被衬托成了哄骗小孩的无良大叔,估计他目前在侦探社的风评已经直逼森鸥外了。

  中原中也有些郁闷,但也无话可说,他拉了拉帽子“之前的事对不起了,太宰,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太宰治没说话,只是跑去端来了一块蛋糕,递到中原中也面前,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给我吃?”中原中也看着那个看起来很美味的蛋糕,吞了下口水,他觉得太宰应该不会善良到被骗了还给他好吃的。

  太宰治点了点头,又把蛋糕往他跟前推了推。

  中原中也知道这个蛋糕里肯定加料了,只是不确定加的是什么。

  自己造的孽,吃就吃吧,中原中也接过那块小蛋糕,尝了一口。

  没感觉?甚至挺好吃?怎么会!中原中也心中惊疑不定,于是他又尝了一口。

  这下确实有他想象中的感觉了,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他尽力保持面不改色,只是拿蛋糕的手微微颤抖,手上也爆出青筋,看得出是忍的很辛苦了。

  真狠啊!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同时在心里想到。

  中也都知道会加料了竟然还吃,而且能保持面不改色,是个狠人。太宰治有些佩服他,他加料的时候,可是有着让中原中也吃一口就终身难忘的心思,最好表情崩坏,到时候再拍下来,当做黑历史保存起来。

  怎么会有人想得到把柠檬、辣椒、芥末三种合在一起的,这是哪个国家的黑暗料理?亏他想的出来!中原中也觉得这短短的几秒需要用一生去治愈,他都快丧失味觉了。

  太宰治也知道自己调的料有多狠,中原中也这样也勉强算惩罚过了,所以他顺手拿了桌上的一个杯子递给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想也没想就接过来灌了一大口,然后他就开始剧地咳嗽,这回是真忍不住了。

  太宰治也有点懵,他拿回杯子闻了一下,发现自己拿错了,拿成白醋了,这回他真不是故意的“谁把醋倒杯子里了?”

  谷崎润一郎默默举手,他看着失态的中原中也有些心虚“之前做料理有剩下的白醋,顺手就倒杯子里了,忘了拿走,真是不好意思,中原先生。”

  这回好像有点玩过了,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狼狈的样子这样想着,他默默坐到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了个团子。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山本晴子笑不出来了,她看着玻璃墙外蓝光闪过,她知道那是和高维空间取得联络的象征。

  “山本小姐,太宰的去留从来都不应该由你决定,我们现在做的也不是强迫他留下,而是努力让他想留下。”江户川乱步看着和之前比起来明显僵硬了不少的山本晴子说到“你也是想留下他的,那为什么不要一个活的太宰,而要一个死后的意识呢?那个时候的太宰还是太宰吗?”

  山本晴子听了他的话,有些怔住了,她看着地面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是玩脱了有点害怕的猫猫啊!努力把自己缩成团子来减少惩罚

  中也第一口没有感觉,完全是因为宰的奶油涂的太厚了

  上一章中太织太乱太安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8)

  今天是乱太中太森太都有一点,还有异世界的安太,异世界安吾的工作职位都是私设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中也君应该也察觉了自己的不对劲吧。”首领室森鸥外看着眼前的中原中也,列举着他最近异常的行为“首先是情绪,你不觉得你最近的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了吗?”

  中原中也确实发现了这一点,他最近非常容易因为一些小事而生气甚至发怒,明明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他自己也没有很愤怒的感觉,但就是克制不住。

  森鸥外继续道∶“然后是关于太宰君的事”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中原中也的眼神有些阴森“你以前是不可能擅自把太宰君关起来的。看太宰君现在的情况,你好像不只是把他关起来,甚至给他用了药。”森鸥外的目光让中原中也有些头皮发麻,自从当上干部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他感觉自己现在头上悬着一柄利剑,随时都可能落下,他像是在等待最后的审判一般等待森鸥外接下来的话。

  森鸥外又开口了,不过这回他收回了那森冷的目光“中也君,这可不像是你会做的事。”

  中原中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次的事翻篇了,刚才森鸥外是在警告他,这样的事不能有第二次“港黑重力使的情绪不能被人控制,不然后果无法想象。这次能是太宰君,下次就能危及整个横滨,这是不能发生的事我已经联系了侦探社那边这次的事黑手党会和他们一起调查。”

  中原中也拉了拉帽檐,低声应道“是,我一定会查出原因并把幕后之人消灭。”

  布置完任务,森鸥外就让中原中也离开了,不过在中原中也正要走出首领室的时候,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较为大声地跟中原中也说了一句“见到太宰君,记得跟他道歉。”

  中原中也停下脚步,想起那个被自己哄骗的小可怜,神情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回了一句“是。”

  ——武装侦探社

  刚和社畜男朋友吃完饭回到侦探社的太宰治听见了要和哄骗自己的混蛋见面的消息,情绪有些激动“那个家伙他骗我,还锁我!我才不要跟他合作!”

  江户川乱步看着小猫咪气鼓鼓的样子,心里再次感谢了一下港黑的帽子君,在拉仇恨的同时让他们见到了炸毛小猫,帽子君真是个大好人。

  不过可爱归可爱,该哄的还是要哄“好啦好啦,太宰不要生气,帽子君肯定会跟你道歉的,到时候你就有机会发挥了。”江户川乱步还拆了一根棒棒糖给太宰治“先吃个糖,仔细想想过会儿怎么整他。”

  太宰治是那么好哄的吗?五岁的太宰治还真就这么好哄!可能还有江户川乱步比他聪明以及那双好看的绿色眼睛的加成。

  总而言之,太宰治乖乖听话了。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不愧是情报官,坂口先生还真是厉害。我明明把过去的身份信息都清除了,你却还能找到我原来的档案。”山本晴子忍不住为坂口安吾鼓了鼓掌。

  “山本小姐在五年前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你去了哪,回来之后,山本晴子的档案全部消失。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或者说是哪个时空哪个维度的人帮你做到的?”坂口安吾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社畜,或者说这才是首席情报官原本的样子。

  “所以,这位小姐,你的目的应该是在所有世界的太宰都彻底死亡后,将他的意识保留或者说是拘禁在你身边而这件事不只有你一个人的参与,你的背后有其他时空的人的支持,而那些人是来自各种更高维度的世界。你之后要用到的工具都是高维时空的物品。”江户川乱步说出了山本晴子做这一切计划的目的,山本晴子也不意外,或者说是有恃无恐“聪明,但知道这些没用,你们现在连眼前的这层玻璃都破不开,更别提阻止我了。”

  坂口安吾突然笑了“山本小姐,谁规定只有你能找高维世界的人?”

———————————————————

  中原中也∶太宰是被我哄骗的小可怜(八百层滤镜JPG.)

  太宰治∶我也不想那么快被哄好啊,可是他长的那么好看又那么聪明,还给我吃糖欸!

  上一章中太织太安太乱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7)

  宝子们我来了!新年快乐!今天主无赖派!原创人物好难写,脑细胞要死完了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好,太宰你真是好样的。”中原中也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和打开的窗户那哪里还猜不出太宰干了什么,原本不错的心情再次沉入谷底“最好别让我找到你。”

  ——武装侦探社

  “哥哥,太宰先生太可爱了!”谷崎直美看着坐在沙发上模样乖巧的太宰治内心疯狂尖叫,五岁的太宰先生顶着十六岁的容貌真的是大杀器,精致秀丽的面容配上略显茫然的眼神,谁看了都会母爱泛滥的吧!而且太宰先生怎么越看越像小动物啊!猫咪兔子都可以!

  谷崎润一郎觉得自己的胳膊要被自家亲爱的妹妹拧断了“直…直美,轻点,胳膊不行了。”

  一旁的泉镜花双眼发亮,她甚至有点想把自己的兔耳朵发箍拿出来给太宰先生带上,现在的太宰在她眼里已经被幻视成了一只柔顺可爱的幼兔,让人非常想上手摸一摸。

  “太宰现在的记忆停在了五岁,大家注意一下不要吓到他了。”江户川乱步看着蠢蠢欲动的众人警告到,太宰这样是很可爱没有错,但是如果把人吓到不给亲近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太宰治看着大家有些奇怪的眼神默默靠近身旁的织田作之助,拉了拉对方的衣角,轻声道∶“我有点饿了。”

  “那我们先去吃饭,顺便也见见安吾。”织田作之助给坂口安吾发了条消息,太宰出了这种事当然有必要让他另一位男朋友知道。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你到底为什么要阻止太宰先生复活?”中岛敦不明白眼前的女生为什么一心要太宰先生死亡,但无论这个人有什么理由,在他这里都不可饶恕!

  少女倒是看着中岛敦笑了出来“复活?”她语带嘲讽“太宰治活着就是碍眼的存在不是吗?世人无趣,过于聪明的他难以融入,他与世界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是打乱了所有时间原本的平静。”

  “这不是你能下定论的事。”江户川乱步盯着少女眼神锐利似刀,神情严肃,心中一股无名火熊熊燃烧。

  “对啊,江户川乱步,你也是个天才,但你能活下去他不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户川乱步好像看见少女眼中闪过了一丝愤恨“他一直想寻找意义,但是直到死亡他还没找到,死亡才是最终的归宿不是吗?死亡之后不用在乎这些,不用纠结生存的意义,这样不好吗?”

  “太宰君确实一直找寻着意义,也是真心追求着死亡。”一直没有说话的坂口安吾开口了“但是,你的目的真的是让太宰君如愿以偿吗?”

  少女的笑容僵住了“不然呢?死亡本来就是太宰治梦寐以求的事,我只是帮他达成愿望而已。”

  “山本晴子,女,19岁。”坂口安吾扶了扶眼镜,回忆着自己看见过的资料“常年研究人体灵魂,提出过在人死后将意识保留的想法并做出实验。这些说的都是你,”他看着沉下脸色的少女“没错吧?”

  ——主世界

  餐馆里,织田作之助看着太宰治在一旁吃着海鲜面,出生提醒让他吃慢点,这时候坂口安吾赶到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坂口安吾坐到太宰治对面。

  太宰治终于停下了吃面,抬头看着眼前的人。

  这就是我的另一位男朋友?看起来好像个社畜啊,还是不停加班的那种。虽然太宰治依旧觉得自己长成了糟糕的大人,但起码他现在已经接受了自己有好几个男朋友的现实。

  “太宰君,我是坂口安吾,你的男朋友。”坂口安吾看着太宰治一直这样盯着他也不说话,决定先自我介绍一下,织田作之助刚才已经在消息里说明了太宰治现在的情况。

  “安吾啊,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太宰治非常认真地开口。

  坂口安吾看他这么严肃总觉得这小兔宰治问的可能不是什么好问题,但他都这么说了,又怎么能不让他问呢“你问吧。”

  太宰治突然露出一个笑容,眉眼弯弯的样子好看的不得了“你们决定一起当我男朋友的时候是什么心情?难道会感觉很刺激吗?”

  坂口安吾刚沉迷了几秒美色,就被这个问题砸的哭笑不得“你难道会觉得刺激吗?我们都这么熟了,平时都看些什么啊?”不过他还是认真回想怕一下当时的心情,毕竟太宰的问题还是要认真回答的,无论他问了什么“我当时是头脑发热,之后回过神就觉得应该吐槽一下你和织田作先生当时的对话。”

  头脑发热?太宰治有些狐疑,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感情用事的人。

  坂口安吾看得出他在疑惑什么,苦笑一声,当时他满脑子都是留下太宰治,当然称得上是头脑发热啊,不过…他看着眼前鲜活可爱的少年,我不后悔就是了。

———————————————————

  彩蛋是问织田作同样的问题

  上一章中太织太乱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请假条

  不好意思宝子们,我们家过年比较忙,我今天没空更文了,明天一定会更的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6)

  我来了!今天有织太和乱太!我以后要周更了,每周六更新,有时候可能会一周两更,等到开学恢复日更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丈夫?”织田作之助有些意外,刚才太宰对他非常防备,在他和太宰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后太宰确实不防备他了,但是看他的眼神总是透着难以掩藏的心虚,刚想问太宰怎么了,就听见他说他已经有丈夫了,再谈男朋友是不对的。

  太宰什么时候有的丈夫?而且看现在的情况,太宰完全不认识他,绑他来的人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太宰治听见织田作之助迷茫的声音也有些疑惑,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有丈夫吗?难不成我当时还是骗他的?未来的自己怎么越看越糟糕啊?

  “太宰,抱歉了。”织田作之助突然抛下这么一句话。

  “欸?”太宰治有些懵,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因为他整个人都被织田作之助抱起来了,对方甚至能抱着他从窗户翻出,离开这座房子。

  醒来后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超出五岁的孩子的认知了,这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些人迷惑的行为,让他实在不能理解,一时之间无法消化,他甚至忘了反抗,虽然他知道反抗了也没什么用。

  “大,呃…哥哥,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太宰治思考了一下对织田作之助的称呼,他对自己被带出来这件事没有什么抵触情感,他本来就想找个机会离开,现在正好成全了他。

  但是被带去哪还是要问一下的,其实这种情况应该紧张才对,毕竟他不能确定织田作之助到底是敌是友,但是他就是相信眼前的人不会伤害他,竟然还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太宰现在好乖,织田作之助看着太宰治现在的样子忍不住走神了一瞬,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太宰治的问题“去武装侦探社,那是我工作的地方,你以前也在那里,那有一个很厉害的人,他应该能解决你现在的问题。”

  很厉害的人?太宰治有些好奇,眼前这个男人目前表现出来的能力在他的认知中已经是非常厉害了,被他称为很厉害的人会是什么样子呢?他甚至有些期待了,他有种预感,这个人不会让他失望。

  ——武装侦探社

  “来,太宰吃糖。”江户川乱步掏出一块糖,递给坐姿乖巧的太宰治。

  感谢港黑的帽子君,让他看见了这么可爱的太宰。

  “谢谢乱步先生。”太宰治接过糖,同时也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名侦探,这应该就是那个很厉害的人,他在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像是灵魂的指引,五岁的津岛修治想靠近这个人。

  “太宰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哦。”江户川乱步看着黑色猫猫在那小心翼翼的试探,主动抛出话题。

  知道了?我自己都还不清楚呢。太宰治现在只知道自己到了人际关系复杂的未来,身边的人因为某些原因对他有着不同寻常的在意,但这个原因是什么他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到这里也还不知道。他抬眼望着江户川乱步,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江户川乱步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太宰这副需要帮助的讨好样子了,他在心里又感叹了一次太宰真是太可爱了之后就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不是穿越哦,太宰仔细想想。”

  不是穿越?那就是失忆。我也不是五岁,我现在的实际年龄应该也不是身体的年龄,他看了一眼织田作之助,反正这个男人不像是会和未成年发展情侣关系的人。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应该和那个中原中也有关系,现在可以确定了,他之前确实在诓我。

  津岛修治小朋友在心里狠狠的谴责了那位骗小孩的无良大人。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终于见面了,各位。”少女看着与她隔着一层玻璃墙的众人,丝毫不畏惧,甚至非常惬意“你们无法阻拦我,就像无法改变每个太宰治都会在22岁那年的6月13日死亡一样。”

  不过,竟然有世界找到了一线生机,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看了一眼操控台,原本主世界应该影响着所有平行时空,但现在有一个世界脱离了,虽然太宰治依旧在22岁那年死亡了,但那个世界的人却有了拯救主世界太宰治的机会,一旦主世界的太宰治成功存活,那么其他世界的同位体就会复活,那个脱离了的世界会得到世界意识的礼物,那位当了首领的太宰治也能回归。

  怎么可以!她好不容易等到太宰治死亡,这样的世界怎么能再被破坏?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

  刚回到家的中也∶我老婆呢?我那么大一个老婆呢?

  上一章中太织太乱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5)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今天织田作终于出场了!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哥哥,我做错什么了呀?”太宰治把大半张脸埋进抱枕,只露出一双鸢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得中原中也态度都软化了不少。

  “太宰…”中原中也思考了一下怎么跟心智只有五岁的太宰治解释现在的状况“你是我的妻子,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对我们这份关系做到忠贞?”最终他选择用提问的方式,这样骗小孩毕竟容易。

  太宰治没想到自己提了问题竟然还会被反问,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思考起了那个问题。既然是夫妻,那确实是要做到忠贞的吧,不能像父亲一样,那太糟糕了,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应该忠贞,不能背叛。”

  上钩了。中原中也克制自己上扬的嘴角,能诓到太宰可真是太不容易了“但是太宰没有做到啊,所以被惩罚了。”

  太宰治觉得自己仿佛被雷劈了,头脑一片空白。啊?我也成为了糟糕的大人吗?怎么会?他真的没骗我吗?

  中原中也见太宰治不太相信就拿出了“证据”——一张照片。

  照片的内容是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亲密的场景,也不知道中原中也是什么时候拍的,时机也太巧了,太宰治跨坐在织田作之助的大腿上,双手还搂着对方的脖子,这张照片刚刚好拍清楚二人的侧脸,是怎么也抵赖不了的。

  太宰治确定上面的人是自己,有点心虚了,看照片里这长相,估计就是今年的事,模样没怎么变。不过他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床的对面会有一面全身镜,之前刚刚醒的时候还没注意,哭完了抬头一看给他吓一跳。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好像愧疚了一下,又好像没有,反正现在应该是在神游了。

  不愧是他。

  “没什么想说的吗?治?”中原中也语调上扬,太宰治听见那声治更是觉得自己现在很危险,只能采取撒娇策略,他太宰治做的事跟我津岛修治有什么关系!

  他伸手拉住中原中也的袖子,放软声音“哥哥你不要生气嘛,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我丈夫了。”太宰治观察了一下中原中也的脸色,觉得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撒娇而缓和,他只好加大功力“我也不知道未来的我做了什么,但是我现在肯定不会喝别人亲近啊,我从醒来后就只见过你一个人,根本不认识其他人啊。哥哥你给我解开吧,我真的很难受。”

  他的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中原中也看着他莫名有一种负罪感,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也不好再演下去了“那治要答应我,不许逃跑。”

  太宰治一听有戏,立刻答应“当然了,而且我就算想逃跑也不知道该去哪啊。”

  中原中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而且太宰现在只有五岁的心智,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他解开了太宰治手腕和脚腕上的链子。

  “哥哥最好了。”太宰治声音甜甜的,十六岁的容颜配上他眯起眼笑的样子让中原中也觉得他简直就是一只正在撒娇的小猫。

  所以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猫耳发箍给正高兴的太宰治带上。

  太宰治的笑容僵住了,你们大人都这么恶趣味的吗?我还是个孩子啊!

  不过很快他就不纠结这个了,因为他饿了,太宰治揉了揉肚子,成功地让中原中也出门去给他买菜了。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中原中也你*&%$#”光屏前的少女看着数据条的飞速退后已经气到语言混乱了“明明之前各种负面数值都已经满了,结果太宰治一撒娇你就心软,还心疼他!你就这点出息啊!”

  她怎么都没想到港黑的重力使竟然只有这点追求,只要太宰治在他身边,不远离他就会让他非常满足,什么因爱生恨、情杀之类的根本不存在!

  “不争气的东西!”少女又骂了一句,她又看了看另一个光屏上已经快接近她藏身之地的众人“真不好对付,不过找到我可没有这么简单啊,太宰治的…弃犬们。”

  ——主世界

  太宰治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他还是觉得未来的自己应该做不出出轨这种事,中原中也骗他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突然,窗户开了,翻进来一个沙色风衣的红发男子。

  这张脸…有点眼熟啊,这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吗?太宰治觉得现在的情况已经把所有要素都占全了,丈夫外出,翻窗进入,孤男寡男,怎么看都是有事的啊!

  “太宰?”织田作之助翻进来后见太宰治一句话也不说,还一副三观崩塌的样子,有些疑惑。

  算了,还是当不认识吧。太宰治已经放弃挣扎了“我不认识你啊大叔。”

  “原来太宰眼里我已经是大叔了吗?”织田作之助的重点偏的不成样子。

  他好像真的很难过,连呆毛都垂下来了!太宰治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他决定哄一哄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啦,你还是很帅气的!但是我真的不认识你啊!”

  织田作之助从坂口安吾那里得到消息后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现在果然实现了“那安吾呢?你还记得他吗?”

  “安吾又是谁?”太宰治觉得关系越来越乱了,怎么又多了一个没听过的名字“还有你到底是谁啊?”

  “我叫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一样,都是你的男朋友。”织田作之助还是面无表情,但是他说的这个消息对太宰治来说就是晴天霹雳。

  完了,男朋友,还不止一个!我竟然真的成为了糟糕的大人!

———————————————————

  让我们恭喜织田作原配变小三!(bushi)

  谴责一下某位骗小孩的屑大人

  上一章国太中太织太乱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4)

  今天主国太,我大意了,织田作还在骑马来的路上,今天只出现在了对话里,要等到下一章了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太宰…”国木田独步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悲伤。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太宰离开后的每一天他都留在这种情绪之中。战后还有很多事要做,留给他悲伤的时间很少,他把情感藏在心底,平时还是那个冷静理智的未来社长,夜深人静时才会卸下伪装,让自己为太宰悲伤。现在已经是战后的第三年了,他怎么说都应该走出来了,但是事实就是没有,哪怕太宰治回来了,他也还是会感到恐慌与悲伤,他好像留在了三年前。

  所有人都知道国木田独步是个理想主义者,会对未来做出完整的计划,并努力让现实按照计划发展,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太宰治逝去的那一刻,他的理想已经有大半无法完成了。

  不知从何时起,太宰治出现在了他的理想里,一开始他觉得这个家伙真讨厌,总是打乱自己的计划并以此为乐,还游手好闲,怎么看都是一副不靠谱的样子,但是也是这个人告诉他不能一味的执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确定一件事,只要有太宰治在,他就不会变得和苍王一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渐渐发现太宰治可爱得很,搞怪的时候可爱,撒娇的时候可爱,就连打乱计划的时候都很可爱。

  国木田独步觉得自己病了,不然完全无法解释他的这些想法以及太宰治靠近时他那过快的心跳。

  后来啊,迟钝的人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但是那个拨弄心弦的人已经走了,曾经的种种回忆留给了他一个人。

  这些回忆和那个家伙一样,不讲道理又调皮顽劣,经常突然冒出来占据他的思绪、扰乱他的计划,但是他却觉得这样也好,起码他不会忘记太宰了,他最担心的是无非就是有一天连心上人的样子都忘却了,这代表着太宰治有一天真的会彻底从世界上消失,当没有人再记得太宰治这个人的时候。

  太宰治啊…是一个猜不透的谜,与他有关的事好像从来都是无解的,例如他的死亡,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拯救他,也从来都拦不住他。

  国木田独步发现自己现在竟然可以平静面对太宰的死亡了,起码看着濒死的太宰他不会像目前这个身体这样失态“为什么?你明明不用…”

  国木田独步听着自己颤抖的声音,他想去触碰浑身是血的太宰治,但是担心这会让太宰治更加疼痛,太宰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完全无法判断伤口在哪里。

  但是就算这样了,太宰治却还是笑着的,仿佛重伤的人不是他一样“国木田君不许生气哦,这可是最优解。”

  又是最优解!国木田独步觉得太宰实在是踩雷高手,无论是哪个太宰治。好吧,他承认他高估了自己,面对太宰治他还是无法冷静,他现在不仅感受着这具身体的愤怒情绪,自己心中也燃起怒火。会让他们失去太宰治的方案从来都不会是最优解!

  太宰才二十二岁…明明那么年轻,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了,大家都商量好怎么为他庆祝了,为什么…国木田独步突然听见这样一段话,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心声。

  这个太宰也是死在二十二岁?国木田独步发现了这个共同点,再过几天就是太宰的生日,难道也是六月十三日吗?平行世界竟然与他们世界这么一致吗?不过没等他继续思考下去他就被叫醒了。

  “国木田前辈!太宰先生突然失联,估计是遇到危险了!刚才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先生有消息传来,织田先生已经赶过去了。”中岛敦语气焦急。

  这边确实焦急,不过太宰治那里确实另一副光景了。

———————————————————

  各个世界的共同点已经显现出来了

  中也∶虽然我今天没有出场,但是你们应该猜的出我是老婆在怀的人生赢家

  上一章中太织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all太]拯救世界后我复活了(23)

  我来了!今天有软软的幼宰嘿嘿嘿(我是bt)

  想要评论和关注呜呜呜

  或许可以给孩子多一点热度

  设定见抢猫计划番外最后一篇

———————————————————

  “中也,这是干什么?”太宰治坐在床上晃了晃自己的手,手上的锁链叮叮作响。

中原中也只是舀了一勺蟹肉粥喂到太宰治的嘴边“先吃饭吧,其他事吃完饭再说。”

  中也现在太不对劲了,太宰治观察这中原中也的神色,原本明亮的双眼现在布满阴霾,没有一丝熟悉。这个人真的是中原中也?太宰治不禁怀疑。

  他没有张嘴,中原中也就用诱哄的语气劝他吃饭“吃一点吧,这可是你最爱吃的蟹肉,吃完我什么都告诉你。”但是他的脸色却非常阴沉,和他的语气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反差。

  太宰治现在并没有能马上逃离的把握,所以他选择暂时低头,他在喝下粥的时候也按下了袖子上的一颗纽扣,感谢中原中也没有把他的衣服换了。

  一碗粥喝完了也没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因为太宰已经睡着了,粥有问题这件事他当然猜的到,但他这次有些低估了这碗粥的作用,导致后来有了那么多被他称为黑历史的事。

  “安心睡吧,睡一觉之后一切都会不一样的。”中原中也凝视着太宰治的睡颜,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对,就是这样!滥情者因情而死最合适了!”少女神态略显癫狂,视线移到另一个光屏上,眼含不屑“找到我了又怎样,来了又如何,我的机关陷阱可不是这么好过的。”

  随后她又操作了几下,主世界光屏上的画面完全变成了太宰治的睡颜“太宰治…这样的人就不该存在!错误是要被修正的。”

  ——操控室

“我们现在无法控制那个中也先生!”[中岛敦]反复操作,却无法改变事实。

  “咔嚓——”[中原中也]把座椅的把手弄碎了“那我们难道看着他这样对待太宰吗?这样下去主世界的太宰真的会活下来吗?”

  [江户川乱步]看着从机甲世界传来的消息,眸色深沉,看来这个干扰者没有那么好对付啊…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主世界

  太宰治睁开眼,目露迷茫,这是哪?我为什么被锁着?我明明之前还在房间里睡觉,我是被父亲惩罚了吗?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这只手完全是少年人的,根本不像自己五岁的手。

  太宰治现在的记忆停在了五岁,遇到这样的事当然很害怕,瘪了瘪嘴,忍不住流眼泪。

  “太宰,怎么了?怎么哭了?”中原中也快步走到床边,轻柔地为太宰治擦拭眼泪。

  太宰治感受着眼前的人温柔的动作,有些被安抚了,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帮他擦眼泪这么温柔却不帮他解开锁链“哥哥…你,你是谁啊?我不是太宰哦,你能不能帮我把手铐解开啊?修治很难受。”声音软软的,还带着点哭腔,十分惹人怜爱,配上他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人脸,简直就是大杀器。

  但是中原中也并没有动摇,他的语气依旧很温柔,但带着一种不容反抗的强势“修治失忆了,我是中原中也,你现在叫做太宰治,是我的妻子。会锁着你是因为你犯错了,要有惩罚。”

  “欸?”太宰治有些懵了“妻…妻子?”这个词在他目前的认知里只能由女性担任。

  我…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定自己并没有变性。这个哥哥是脑子不太好吗?“哥哥,妻子应该是美丽的小姐才对啊,我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妻子呢?”

  虽然太宰叫哥哥很好听,但是他那看傻子的眼神还是太明显了一点“治就是我的妻子啊,我们结婚很久了,我还有我们恋爱时的照片呢。”随后他拿出一张明显有些年份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人大概十六七岁,这个大头贴拍的真的很蠢,但是看得出两个人都是高兴的。

  我会这么高兴啊…太宰治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中原中也,决定相信他“那…老公?”太宰治小心翼翼地试探,父亲的各种女人都喜欢这么叫父亲,哪怕她们没有名分,父亲也是一听见这种称呼就高兴,那我这么叫应该也会让中也哥哥高兴吧,他一高兴说不定就解开锁链了呢。

  在中原中也诱骗小孩的时候外界已经找太宰治找疯了,坂口安吾接到了纽扣发出的求救信号,那颗纽扣本来就是异能特务科新研究出来的东西,给太宰主要是为了保险一点,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而且…武装侦探社的众人脑子里都莫名出现了不属于他们的记忆,每个人看见的都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太宰治都死亡了,所以现在大家都恐慌了起来∶那么多个世界真的还有太宰治存在吗?

  他们急需证明这一点。

———————————————————

  中也其实没有那么好控制,干扰者还是低估他了

  是心智五岁的幼宰呀!中也你好大福气!织田作下一章出现!

  上一章中太织太安太涨股,今日股市开盘,买定离手!

【中太|EHV19:00】圣诞礼物

  上一棒@苏左006 

  下一棒@plum-sparrow 

———————————————————

  十六岁那年的圣诞礼物是一个圣诞树的愿望,二十二岁的圣诞礼物是一个柏图斯味的吻。

  “森先生可真会压榨童工。”刚刚完成任务的太宰治和搭档走在回港黑的路上,抱怨着无良老板的恶劣行为。

  中原中也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有些奇怪的搭档对首领时不时以下犯上的吐槽。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往前走。

  一段时间后,他听见太宰治的脚步声消失了,有些疑惑地回头,发现太宰治正望着一家店铺中精致的圣诞树出神。

  原来,已经到圣诞节了吗?太宰治回忆了一下日期发现今天就是平安夜。

  啊啊,既然是平安夜,总要做些什么吧。

  “中也,我要一棵圣诞树。”太宰治对着旁边的中原中也说到。

  中原中也知道自己的搭档经常会突发奇想,但是今天就是平安夜,大晚上的上哪找圣诞树去?他也这么说了“混蛋太宰,今天是平安夜,我怎么给你弄个圣诞树过来?”

  虽然语气不好,但是还是默认自己会给他找圣诞树呢,中也先生。

  太宰治本来就是心血来潮,突然想要过个节,大概是想尝试一下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吧。听见中原中也这样说,他也就放弃这个念头了,看了一眼店铺中的圣诞树就转身离开。

  中原中也从太宰治那最后一眼中竟然看出一丝落寞,今天的青花鱼怎么这么听话?眼神也不太对劲,就是让人觉得,他好像很难过。

  他看了眼店中的圣诞树,又看着太宰治离去的背影“啧,青花鱼就是麻烦。”

  太宰治回到了自己的集装箱“平安夜啊,既然无事可干,那就研究研究新的自杀方法吧。”入水、吞药、上吊、割腕这些都试过了,集装箱搞不来煤气自杀,其他自杀方法好像也不能在这里实施,除非是用被子把自己闷死。

  算了,还是割腕吧!

  太宰治拿起旁边的一把刀,就往自己手腕上比划,正要划下去的时候,一只蛞蝓出现了,并打掉了他手上的刀。

  “混蛋太宰你在干什么啊!平安夜还搞自杀!”中原中也直接扛起还有些懵的太宰治离开了集装箱。

  太宰治反应过来后一直在挣扎,但是没有什么用,他还是被放在了中原中也的机车后座“笨蛋中也!你要干什么啊!”

  中原中也摘下帽子,塞进太宰治手里“拿好我的帽子,过会记得抱紧我。”随后就跨上机车,往自己公寓的方向赶去。

  太宰治确实抱紧了他,也确实一直拿着他的帽子,只不过一路上都有在骂他而已。

  中原中也忍着把他扔下车的想法,一路飙车赶回了家。

  中原中也接过太宰治手上的帽子,然后把家门钥匙塞到太宰治手里。

  “干什么?”太宰治不理解小蛞蝓今天的深夜发疯。

  中原中也把太宰治推到门跟前“开门。”

  中也今天一定脑子坏掉了。太宰治在心中默默吐槽,自己有钥匙还让我开门。

  门后的场景却让太宰治愣住了,那是一棵圣诞树,一颗挂满彩灯的圣诞树。

  “时间太仓促了”中原中也挠挠头“只能买现成的了,没办法自己装饰。”

  这棵圣诞树比太宰治之前看见的在店铺里的那个还要大,装饰上也比那棵要漂亮很多。

  “你…弄这个来干嘛?”太宰治才不会承认他有点被感动到了,区区中也,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开心呢。

  “不是你说要圣诞树吗?”中原中也别过头去不看他,只是耳根有些泛红“虽然你没办法装扮它了,但是也不是没有好处。这棵圣诞树之前被人许过愿望了,现在那些愿望都归你了。”

  太宰治头一次听见这种言论,有些想笑“愿望还能归我?许愿的人会哭的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别人?我说归你就归你,有人不服就来找我。”中原中也有些暴躁,圣诞树都能送,凭什么愿望不能送?

  “真霸道啊…”太宰治撇撇嘴,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也不问我想不想要。”

  中原中也算是服了这祖宗了,活像上辈子欠他的,难伺候得很,放平常中原中也肯定要烦躁,要和太宰治吵起来,但是今天他对他的小搭档容忍度格外的高“不想要也没办法了,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况且那可是他找了好几家,花了比普通圣诞树多三倍的钱才买到的,全横滨最特殊的一棵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在太宰离开后满脑子都是最后太宰看向那棵圣诞树的眼神,完全无法静下心来,原本计划好的回家休息也泡汤了。

  他回家把机车开出来,然后四处找圣诞树,最后在一个占卜主题的店铺里找到了这棵最精致的,同时那家店的老板还神秘兮兮的看着他笑,向他保证对这棵树许的愿肯定灵验,而且前人的愿望可以转赠给心上人。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感到有些奇怪,那个店长只说心上人,可是他压根没有心上人啊?送给太宰不会不灵验吧?

  这样想着他看了几眼旁边的太宰,眼神十分的…不可言说。

  太宰治觉得中原中也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他?

  好在中原中也很快就收回了眼神,他也有些不自在“咳,那个…”

  “好了好了,愿望我收下了,希望之前的人没有许一个什么长命百岁之类的,不然那简直是灾难。”太宰治岔开了话题,也认真想起了自己的愿望。

  最终他闭上眼双手合十,许下了一个愿望。

  中原中也有些好奇太宰治的愿望会是什么,毕竟太宰治想要什么他自己都能得到,除非是死亡,等等,他不会许了自杀成功的愿望吧?

  太宰治不知道中原中也在脑补什么,许完愿就睁开了眼睛。

  “许了什么愿?”中原中也立刻问他。

  太宰治见他好奇,让他把耳朵凑过来“不告诉你,小蛞蝓自己猜去!”

  “混蛋!”

  太宰治像是没说够,还提起了要求“下次我要圣诞树上挂满闪着非常梦幻非常童话的光的灯!”

  “你那是什么形容啊混蛋!下次自己装饰啊!”

  果然中也那个时候是骗我的吧…愿望果然是实现不了的。

  二十二岁的太宰治在平安夜这天没有待在宿舍,反而是去比平常显得冷清的街上散步。

  他靠在路边的护栏上,看着各家店铺中明亮的灯光和摆在店门口的圣诞树。

  大家都在过节啊,也对,这才是普通人啊,我注定不会是他们之间的一员。

  他的耳边忽然传来机车开过的声音,那声音又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熟悉的张扬的声线“太宰?”

  “啊啊,真不走运,竟然在平安夜遇到了小蛞蝓。”太宰治佯装嫌弃。

  中原中也一听他这样说话就觉得气血上头,不过他现在倒是没有那么容易生气了,而且他还记得自己是来干嘛的“太宰,上车。”

  “哈?”太宰治上下打量了一下中原中也,确定他确实没有被调包“你今天吃错药了?”

  中原中也不想和他在街上浪费这么久的时间,用出了十六岁时的招数,把太宰治扛起来,虽然他们现在身高差大了点,看起来可能有点滑稽,但是这并不影响这个动作的完成。

  太宰治在武侦身体比在港黑时要好很多,但是想要挣开中原中也这个体术大师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还是这么一个被动的姿势。

  太宰治知道自己挣不开也就不挣扎了,就看看中也要干些什么吧。

  他又坐到了机车后座上,中原中也和六年前一样把帽子递给他让他拿好,然后一路开到了那个熟悉的公寓,门还是由他来开,打开门他看见了一棵熟悉的圣诞树。

  “这么多年了,这棵圣诞树你怎么还留着?”太宰治可不知道中原中也什么时候这么恋旧了。说恋旧也不对,因为圣诞树其实也不完全一样,很明显眼前这棵是被重新装饰过的。

  “毕竟这棵的价钱比一般的贵多了,难道要当一次性用品吗?”中原中也突然关上了灯,从大衣口袋中摸出了一个遥控器,摁下之后圣诞树上的彩灯全部亮了起来,室内全是梦幻的色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和女高中生告白呢。

  虽然也差不多了。

  太宰治突然想起了自己十六岁时随口说的‘下一次’,竟然真的实现了吗?

他努力让自己甩开脑中的其他想法,继续调侃中原中也“小蛞蝓不会之前每年都用着这棵圣诞树过节吧?森先生没给你发工资吗?”

  “不是。”中原中也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什么意思?太宰治不太明白了,但他觉得中原中也之后说的话会让他害怕。

  “我不想玩了,先走了。”太宰治撂下这句话就想逃跑,但中原中也抓住了他的手腕,杜绝了他逃跑的可能。

“太宰,你明白我的意思。”中原中也神色认真,太宰治望进了他钴蓝的双眼,那双拥有着热烈情绪,也见过无数杀戮的眼睛,现在里面只有一个太宰治。

  太宰治有一瞬恍神,为什么…会对我露出这样的神情?让我有一种错觉,有一刻我成为了他的全世界。

  “这棵圣诞树,从来都是因为你才被我装饰。”中原中也不会让太宰治继续逃避,太宰治叛逃的这四年足够他认清自己的感情了。

  谁都不知道他在寂静的夜晚有多少次想起他的小搭档,太宰治以前在的时候自己确实嫌他吵嫌他麻烦,但是现在真的离开了却又没理由地想他,非常想。

  所有人都说中原中也像一个太阳,永远热烈耀眼,而太宰治就是阴沉可怖、不好亲近,但那个把中原中也拉出羊,会一次次肯定中原中也是人类的少年又何尝不是中原中也心中划破铁幕的那道光呢?他或许真的讨厌太宰治,但谁说讨厌和爱无法共存?太宰治在他生命中已经画下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没有人能代替,他也不可能再遇见像太宰治这样的人了。

  他于无声处察觉爱意波涛汹涌。

  “太宰”他与错过多时的心上人额头相抵“我可以吻你吗?”

  或许是圣诞树上的彩灯过于梦幻,又或许是中原中也眼中的光亮与情愫让他无法拒绝,太宰治露出笑容,闭上双眼。

  中也去找我之前还喝酒了啊,喝的竟然还是柏图斯。太宰治感受到嘴里的酒味这样想着,不过之后他就没有机会发散思维了,中原中也吻得又猛又急,到最后太宰治甚至喘不上气。

  在太宰治真的要缺氧的时候中原中也放开了他。

  “这是圣诞礼物吗?”太宰治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才想起对方还没给他送圣诞礼物。

  “礼物?算是吧。”中原中也牵起太宰治的手,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随后与他十指相扣“这个才是礼物。”

  太宰治,22岁,在平安夜获得了一个男朋友。

  那个圣诞树倒也挺准的嘛。太宰治想起了他十六岁的那个愿望,中原中也也想起了他现在都不知道太宰治那个时候的愿望是什么“所以你到底许了什么愿望啊?”

  “你猜!”

  我希望六年后还有人在平安夜像今天的中也一样,这样让我开心。

  让我们把时间线拨回中原中也买圣诞树前。

  一个女生走近占卜店,向圣诞树许了一个愿望。

  我希望和我一起过平安夜的人是我喜欢的,也是喜欢我的。

  两个愿望结合了呢,也是可喜可贺。

———————————————————

  我好菜,头一次参加企划,老激动了!

  中也这回属于蓄谋已久,你猜他为啥平安夜去街上逛,原本是要去宰的宿舍翻窗户的,路上刚好碰到了

  许愿的女生就是我!把我的愿望送给宰了!店长可以是所有中太铜仁女!

  我还是想要评论呜呜呜